<meter id="ylsdm"><font id="ylsdm"><delect id="ylsdm"></delect></font></meter>
    <menu id="ylsdm"></menu>
  • <menu id="ylsdm"></menu>
        求職者 注冊|登錄 企業 注冊|登錄 4000-027-258
        全國站 [切換城市]

        地區選擇

        熱門城市
        • A B C
        • D E F
        • G H
        • J K L
        • M N P
        • Q R S
        • T W X
        • Y Z
                        職場資訊
                      • 職場資訊
                      • 案例解析
                      • 行業動態
                      • 管理百科
                      • 勞動法苑
                      • 求職攻略
                      • 職業指導
                      • 前包人才網案例分解-如何判斷勞動合同發生變更
                        來源:前包人才網 瀏覽次數:5785 發布時間:2019-05-13 09:41:04

                        案情簡介

                        2017年11月,幾十名某網絡購物平臺配送員向勞動保障監察機構反映平臺擅自調崗且未按規定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接報后,勞動保障監察機構立即派員上門調查。

                        經查,配送員們所屬單位為某集團位于上海的分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分公司”),雙方簽訂有勞動合同,且經相關人社部門批準實行不定時工時制。2017年8月初,該集團旗下“配送到家”業務部門與集團外第三方公司合并。由于人員飽和,集團安排“配送到家”的部分配送員分流至集團另一業務部門“自營商城”繼續工作。但有約60名配送員認為新部門工作時間比原先長,工作強度也較大,因而不愿意去。且他們認為單位此舉系擅自變更工作崗位,提出解除勞動合同并要求單位支付經濟補償金。

                        上海分公司向監察員表示,前述分流系集團內部業務調整,相關配送員的勞動合同關系仍然在上海分公司,工作崗位仍為配送員,工作地點也不變,且其薪酬福利待遇在正常出勤并完成同等工作任務的前提下也不會發生降低,僅是具體配送的產品發生變化。并且,配送員崗位經批準實行不定時工作制,也有淡旺期之分,公司安排的工作時長及強度符合法律規定。上海分公司據此提出不同意由單位解除勞動合同及支付經濟補償金。

                        監察員檢查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發現,合同崗位約定為配送員、工作地點約定為上海市、工時制度為不定時工時制,工資約定為按單位規定的基本工資加績效發放,并未約定具體配送崗位歸屬的業務部門。而經調查詢問,配送員們認可“配送到家”與“自營商城”均屬于單位的業務。且通過調取營業執照,也未發現有超出上海分公司的經營范圍。結合其他相關證據,監察員基本同意單位的意見,認為此次部門調整不構成導致無法履行勞動合同的實質性變更,而屬于單位調整部門間人員配置,正常行使管理權,故單位無需因協商變更不成而解除勞動合同及支付經濟補償金。

                        經過多次釋法溝通及組織協調,上海分公司向涉及分流的配送員們出具了勞動合同關系、崗位、地點及薪酬福利發放條件“四不變”的書面承諾書,大部分配送員接受了單位的安排,到“自營商城”部門繼續工作,余下堅持不愿意去“自營商城”的配送員則向單位提出協商解除了勞動合同。同時,監察員也建議上海分公司要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合理安排配送員的工作時間與工作強度,保障勞動者的休息休假權利。

                        綜合點評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行業及“O2O”等商業模式的蓬勃壯大,各種基于網絡平臺的配送業務也迅速發展,從業人數達到了較大的規模。但因行業特點及市場因素等各種原因,其較易受到外部平臺市場激烈競爭的影響而跌宕。本案即是因平臺的整合、分流引起。勞資雙方矛盾焦點在于——配送到家與自營商城兩塊業務間的人員分流是否屬于實質性變更勞動合同。若屬于實質性變更且協商不成,則用人單位有權解除勞動合同,但必須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依法向勞動者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

                        對于如何認定這種實質性變更,《勞動合同法》的規定是“第四十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勞動者本人或者額外支付勞動者一個月工資后,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三)勞動合同訂立時所依據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使勞動合同無法履行,經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未能就變更勞動合同內容達成協議的”。也就是說,單位有權解除勞動合同的變更必須是由于勞動合同訂立時所基于的客觀條件發生重大變化,若不變更則無法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且合同雙方對該變更無法協商一致。在實踐操作中,一般諸如勞動合同中約定的工作地點由本市遷往外市、約定崗位發生工種的變化、或約定的工資收入被無故降薪等情況的協商不成可認定為能夠導致無法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實質性變更。

                        而本案中,配送員從“配送到家”調整到“自營商城”部門,配送的產品有所變化,但從事的仍然是配送工作,工時制度、工作地點及薪酬發放標準也沒有變化,因而并不能認定為發生了導致勞動合同無法履行的實質性變更,故并不能適用《勞動合同法》第四十條第(三)項的規定,也即用人單位無需為協商變換部門不成而提出解除勞動合同并支付經濟補償金。在此前提下,勞動者在勞動法律關系中接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若不愿意服從單位正常的調派決定,有權提出與單位解除勞動合同關系,另謀適宜的工作。

                        期货交易